北京一凯迪拉克追逐竞驶酿车祸 涉事司机已被刑拘


弗格森的新冠疫情预测报告在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一些科学家称“主要假设和估计似乎被夸大了”。不仅如此,他2001年的口蹄疫建模报告也被认为存在疏漏,导致宰杀扩大化,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为防止更多感染者进入美国 特朗普政府派超500士兵支援边境】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31日报道,为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防止更多感染患者进入美国,美国国土安全部早前向国防部申请540名军人,用来支持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在南部边境的工作。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通过了这一请求,这些军人将在该地区待到9月底。

据美媒2日披露,眼下福奇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消息人士确认,上周他的住处周围已有警察持续巡视。1日的白宫简报会上,福奇被问到个人安全问题时没有直接回答,特朗普则说:“他用不着安保人员,人人都爱他。”

自由派则将福奇视为修正白宫“不靠谱”政策的关键力量。此前,福奇连续两天缺席白宫记者会,引发他被特朗普弃用的大量猜测,“福奇博士在哪里?”在推特上成为热门标签。

弗格森出生于英格兰风景如画的湖区。他在牛津大学取得物理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生导师约翰·惠特曾说,“他是我最好的研究生之一。”但有一天,弗格森说:“约翰,我认为我不够聪明,无法继续做理论粒子物理学家。”弗格森决定将他的建模技术应用于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并很快为该领域的顶级科学家罗伊·安德森工作,后者于2000年底将他的传染病专家团队从牛津大学带到帝国理工学院。几个月后,他们被召集应对口蹄疫。

官员们表示,这一要求是为了协助侦查和监测越境活动,部队不会参与执法活动。之所以提出要求,是因为在边境安全工作中增加了额外的卫生和安全措施,这给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带来了额外的压力。

3月底,弗格森的团队向国会更新了疫情分析,认为如果继续严格的防疫政策,死亡人数能控制在2万之内。其实对弗格森而言,他的数据建模能否被采纳不是他能控制的,他最近在推特上写道:“什么才是真正好的策略,这是合理的政治和社会议题。科学家需要关注的只是数据告诉我们的内容,其中包括一些不确定性。”2020年3月28日0-24时,新疆(含兵团)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0例。

特朗普把确保边境安全作为其总统任期内的首要任务之一,2019年春季每个月都有超10万移民涌向美国边境,给美国南部边境带了危机。如今这场移民危机得到缓和,然而新冠病毒在全球的传播促使美国政府对边境和移民问题等增加了一些限制。特朗普3月宣布,限制与邻国墨西哥、加拿大边境的非必要的旅行。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我们对医务人员工作的神圣和伟大有了更深切体会。在中国抗疫最艰难的时期,他们摘下口罩后满是勒痕的脸令人动容。如今,这样的场景正频频在海外上演。疫情也把这个群体中的一批人突然置于聚光灯下——当我们庆幸有钟南山等“国士”时,国外也涌现出一批高人气专家,《环球时报》驻外记者选取其中最突出的几位,讲述他们的故事。

截至3月28日24时,新疆(含兵团)现有确诊病例0例,尚有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巧的是,在英国政府改变的同时,弗格森“病”了。“昨天我感到有些干燥且不停地咳嗽,虽然感觉还可以,但还是选择自我隔离。今天凌晨4点,我发高烧了。”3月18日,弗格森在推特上发文称。前一天,他出席了首相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举行的防疫记者会。在和网友交流时,他挖苦自己被自己研究和做数据模型的病毒感染了,而与他同时感染的还有6名来自建模团队的同事。